世界灵异事件(农村最邪门的4个怪事)
Author
生成
海报
公众号名称

公众号描述

关注
世界灵异事件(农村最邪门的4个怪事)
04-02

文/浮生若梦

全文共2708字

最近看到了秋韵老师写的《多年前,老家发生了两件怪异之事,至今想来都觉得害怕》一文。

心中倍感惊奇之余,恍然间,想起了村里曾发生的几件诡异之事。

现稍加整理,与众文友分享一下。或许其中有不少荒诞离奇之处,您读后不必挂怀较真,一笑置之就好。

一位母亲的复仇

孙奶奶是被儿子和儿媳折磨而死的。

死之前,她一个人被关进一座四处漏风的破败土房子里。

浑身的病痛把她折磨得哀声连连,可儿子和儿媳却置之不理。

觉得烦了,儿子就用脚尖狠狠踢两脚门板,像是在呵骂一头不听话的猪猡。

一张吱呀作响的木床,一条满是洞眼的毛巾,一个伤痕累累的搪瓷脸盆,一只脏兮兮的残缺瓷碗,还有一双黢黑发霉的竹筷,几乎是她在土房子里的全部家当了。

孙奶奶的饮食很是潦草,看起来和喂给猪羊的泔水无异,她很难吃得下去。一旦看到碗里还剩着东西,换来的不是儿子的高声责骂,就是儿媳的喋喋不休。

腊月里,在饥寒交迫中,孙奶奶走了。

按照习俗,儿子和儿媳要给老人跪棚守灵,直至老人下葬。

在老人去世后的第二天,家里就开始怪事连连。

先是孙奶奶住的那间土房子轰然一声倒塌,接着,圈里的猪羊开始不住地齐声慌乱嚎叫,而且,所有的猪羊都把嘴里长长的舌头抻出来对准孙奶奶躺着的那口棺材。

下葬那天,老人的棺材重得出奇。事后,一位杠夫揩着额头上的汗说:这老太太心里不舒坦,跟咱使绊子呢……

另外七位杠夫面面相觑沉默不语,额头也是汗涔涔的,看来大家都没少花力气。

头七那晚,孙奶奶的儿子发了一场高烧,嘴里胡言乱语个不停,四肢在半空中疯狂舞动,一会儿抽自己嘴巴,一会儿用头使劲撞床帮子,俨然鬼怪附身一般。

儿媳的日子更不好过,大冬天的,单秋衣单秋裤赤脚在院子里走来走去,垂头耷脑,两眼无神,一副疯疯癫癫的模样。

趁人不注意,她还使劲往嘴里塞石槽子里剩下的猪食,甚至,还往脸上涂抹猪粪。

三天之后,儿子的高烧退了。而儿媳呢,脑子再没有醒转过来。直到去世,都是这般魔魔怔怔的模样。

负心汉的离奇遭遇

其实,故事的开头是非常美好的。

村里的秀莲和隔壁村的大春,在十八岁那年一见钟情(两人同一年出生),后来感情逐渐炽热,在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下,定下了终身大事。

这是一对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。秀莲人美手巧,大春高大英俊。这样的一对璧人凑在一起,真的是越看越般配。

可是,在两人结婚之前的一个月,婚事出现了变故。

秀莲因为家里的一场大火毁了容,原先嫩如剥了壳的鸡蛋似的白皙皮肤,变得皱皱巴巴,看着还挺瘆人。

见到秀莲变成了这样,大春心生悔意。秀莲苦苦哀求,大春还是丢下她另寻了一个女人。

有一段日子,为了让秀莲彻底死心,在街上碰到她时,大春还故意和未婚妻做出一些恩爱亲昵的动作。

这让秀莲很是伤心。在大春大婚的那天夜里,秀莲穿着一身红衣裳(据说是她大婚那天准备穿的),吊死在了大春家门口的一棵歪脖子柳树上。

脚底的那双红色绣花鞋,鞋尖正对大春家大门上贴着的那个大大的喜字。

这件事发生之后,大春的母亲觉得很是晦气。为了怕给大春带来什么祸事,家里人请了先生来作法驱邪。

可能先生的道行不怎么高,作法那天,他出尽了丑。

先是怎么都点不着院子里供桌上摆放的那两根红蜡烛,后来碗里的鸡血猛然被一阵怪风掀倒,给盘腿默念咒语的先生开了个大花脸。

甚至,当他煞有介事地在半空中挥舞手中的桃木仙剑时,仙剑竟然出人意料地掉落在地上,啪嗒一声,剑柄和剑身一分为二。

这引得大春一家人连连咋舌,双腿早就不听使唤,齐齐软着脚瘫坐在地上。

母猪病死了两头,一大群绵羊齐齐往外拉稀,梁上壁虎子断掉的尾巴,连续三次都是跌落进大春用的那只海碗里……

有次,大春在路上骑车骑得好好的,突然感觉背后起了一阵冷风,双手一时没扶稳车把,整个人摔进了一旁的土沟里。

爬上来时,他的手臂上已是鲜血淋漓,环顾四周,才发现旁边就是秀莲的坟地。

怪事整整持续了半年。直到大春和新娘子双双在秀莲的坟前磕头谢罪,怪事才逐渐少了下去。

那么多年过去了,每逢清明、七月半、十月一、冬至和大年下,大春都会雷打不动地带着媳妇去祭拜秀莲。

耿老太的恶作剧

村子里耿老汉是出了名的铁公鸡。

一年到头,谁也没见过他和老伴儿的身上添过一件新衣裳。

旧衣服上,补丁摞补丁;家里的瓷碗都破开好几个豁口了,依旧不舍得扔。

更让人瞠目的是,就连家里要不要买根针,耿老汉都是一言堂,他要是不点头,耿老太不敢买,而且也没有钱买。

家里的财政大权,被耿老汉牢牢地捏在手心里。要想从他手里掏出一分钱,比让公鸡下蛋,让狗改了吃屎,还难。

耿老太这辈子,背着老头子絮叨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,抠门抠到家了,下辈子别吃饭了,干脆吃土吧!

耿老太晚年患了大病,为了省下医药费,耿老汉只推着她去了两趟村医院,就让她躺在床上等最后的日子了。

走之前,耿老太满脸幽怨,临终说的最后一句话让耿老汉和孩子们有些哭笑不得,我走了后,别开席了,就吃土吧!

听着,这好像是一句玩笑话。

耿老太下葬之后,家里人很快就将她的遗言给忘了。

第二年的大年初一,一大早大伙儿结伴到耿老汉家拜年,到了之后发现,他家院子里冷冷清清的,不见人影儿。

这很是奇怪,耿老汉是村里最高的一辈儿人,按道理说,此时不该出门,应守在家里等着后辈登门拜年。

厨房、厕所,猪圈、羊圈,众人一一找过了,就是没看见耿老汉。

奇了!众人实在想不通他到底去了哪里。

天开始放亮后,有人在村子东边的漫野地里发现了耿老汉。

他一个人穿戴得整整齐齐,正瘫坐在一座坟头边上,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着土块。他吃得津津有味,好像在啃着一块块喷香的猪头肉。

那人壮着胆子拍了一下耿老汉的肩膀,他缓慢地抬起头来,两眼发红,嘴里嚼碎的土块簌簌往下掉,将新衣裳弄得满是土灰。

那人问耿老汉怎么了。耿老汉嘴里唧唧咕咕个不停,很难让人听明白,边说还边抓起地上的土块往嘴里送。

在他眼里,土块不是土块,而是扒鸡,是扒蹄,是炖羊腿,是红烧肉。

那人叫了一帮子人,把老汉抬回了家。后来耿老汉的儿子带着一大盘红鞭炮,在老太太的坟前点着,并烧了好几摞纸钱,耿老汉才恢复了正常。

那以后,耿老汉明显大方了不少。愿意给孙子买糖葫芦了,也愿意给家里人置办新衣裳新鞋子了。

三则故事讲完了。不管大伙儿信不信,这的的确确是发生在鲁南山区的怪异之事。写下来,权当大伙儿茶余饭后的一些谈资,无须费神费力去深究。

鬼怪之说,我不太信,但心中还是有些敬畏的。我时常想,人生在世,多行善不作恶,胸中坦荡,问心无愧,就算鬼怪降临,也是不用惧怕的。

毕竟,人身上可是有着三把火。善念不消,神火不熄,鬼怪避之。

——END——

乡土散文

原创不易,期待您的关注、点赞、评论、转发和赞赏!

(声明:图源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)

作者简介

浮生若梦(笔名),70后,鲁南山区一农夫。

本文编辑

@情感学院院长

本文由同城头条作者上传并发布,同城头条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同城头条立场,未经作者许可,不得转载。
阅读 4

第一次接受赞赏,亲,看着给啊

赞赏
0人赞赏
1
3
5
10
其他金额
金额(元)
赏TA
申请头条作者号

便民信息

更多

推荐阅读

热门评论
随便说点什么
发表评论